Go to Top

專業列表

人類與瘟疫在歷史長河中的搏弈(二)

日期: 2020-03-26

文  歐陽軍

歷史上的瘟疫大流行

      人類社會各個不同的發展階段,一直飽受傳染病的困擾,可以說人類發展史就是一部人類與傳染病作鬥爭的歷史。在人類歷史上,卻出現過數次死亡人數以百萬、千萬計的瘟疫,影響甚至改變世界歷史與文明的走向。

可怕的黑死病(鼠疫)

      14世紀初,中亞的一些國家開始流傳一種病。病人迅速發燒,胡言亂語,皮膚大面積出血或者出現瘀斑,發病24小時內就會死亡,死後屍體通常是紫黑色,故這種病被稱為「黑死病」。

      一些醫學史專家認為黑死病可能起源自中國西部、印度或者兩河流域平原。這些地方存在著古老的鼠疫疫源區。家鼠、野鼠、野貓、狐、狼、豹等都會染上鼠疫。寄生在老鼠身上的鼠蚤也是重要的病菌傳播者。跳蚤吸食了老鼠的血之後,再叮咬人,就把病菌傳染給人。經過2~5天的潛伏期後,被叮咬的人開始迅猛發病,此時肺部已經被細菌感染,造成嚴重的肺炎,病菌還會很快轉移到肝、脾等器官。病人咳嗽產生的飛沫就會使與之接觸的人都被傳染。這樣,黑死病的傳播方式就有兩種:從動物到人,或者從人到人。這次瘟疫的起因是前者,而導致人類間大規模流行的是後者。

      1347年到1352年間,黑死病隨商隊和貿易傳到歐洲各國。這5年間,歐洲有2500萬人死於黑死病。發病的高峰時期,死亡率幾乎是100%,只有極少數人能自己痊癒並產生抗體。高峰時期,每天到黃昏時,有人推著手推車,搖著鈴喊Bring out the dead,bring out the dead(把屍體拍出來啊,把屍體拖出來啊)。「屍體被運到城外掩埋或者焚燒,來不及處理的就堆積在街頭或者城外,成為更大的污染源。

      中世紀之前人們對治療瘟疫幾乎是束手無策,悲慘的境地堪似以天靈蓋對付狼牙棒,但是人們一直在努力抗爭。黑死病流行時,一些醫術原始的醫生想出了各種方法企圖緩解病人的痛苦,他們採用催吐、放血、煙薰房間,灼燒淋巴腫塊,或者把乾蛤蟆放在腫塊上,或者建議人們用尿洗,人們發現一些生產熏衣草熏香的工人似乎比較幸運,於是熏香也被用來預防瘟疫。

       嘗試這些治療方法的同時,人們發現切斷傳染途徑十分重要,就採取強制性的隔離措施,甚至有一些病人被關在房間裡置之不理,活活等死。這樣聽起來儘管殘忍,但確實有效地保護了其他人。人們還減少禮拜,聚會,貿易等公眾活動,污水和垃圾等也被發現是傳播途徑,於是人們著力改善公共生設施。這些措施儘管不能治療病症,但在防止傳染上確實是很有效的。

      1666年倫敦發生一場大火災,大火燒了整整5天,老鼠和80%以上的倫敦城一起成為一片焦土。這被認為是那次瘟疫結束的一個標誌性事件,此後瘟疫漸漸平息。這次瘟疫持續時間長達300多年,使歐洲社會受到巨大打擊。

天花:滅而不絕的古典病

      天花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烈性傳染病,這種病毒繁殖快,能在空氣中以驚人的速度傳播。考古學家從西元前1157年去世的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木乃伊的臉部、脖子和肩膀上,都找到了患過天花所造成的外形醜陋、皮疹發作過的印跡。經考古學家和古代病理學家研究,認為這就是人類歷史上現在所找到的最早的一個天花病例。他們據此推斷,可能早在西元前1161年的時候,天花就開始襲擊埃及了。

      大約西元前1000多年前,跨國商隊把天花從埃及帶入印度。西元前四世紀希臘雅典和斯巴達進行戰爭,雅典因為出現了一場由埃及傳入的瘟疫而戰敗,不少人懷疑就是天花。晉代名醫葛洪在《肘後備急方》中記載:「建武中於南陽擊虜所得,乃呼為虜瘡」,「比歲有病時行,仍發瘡頭面及身,須臾周匝狀如火瘡,皆戴白漿,隨決隨生。不即治,劇者多死。治得瘥後,瘡瘢紫黑,彌歲方滅。」後來不少研究者根據這兩句話,推斷天花大約是在西元1世紀傳入中國。就在天花傳入古老中國不久,古羅馬帝國在2世紀和3世紀相傳就是因為天花的肆虐,無法加以遏制,以致國威日蹙。到了4世紀,中國感染天花的跡象增多;爾後的6世紀,天花由中國經朝鮮到達了日本。11世紀和12世紀,東征後回國的十字軍騎士們使天花在歐洲傳播,以致令後來的中世紀歐洲呈天花蔓延之勢,當時天花幾乎造成10%的居民死亡。

      15世紀末,歐洲人踏上美洲大陸時,這裡居住著2000~3000萬原住民,約100年後,原住民人口剩下不到100萬人。1507年前後,天花被一個患病的黑人奴隸帶到美洲,從此開始在美洲大地肆虐。很多資料記載了殖民者故意向印第安人傳播天花的醜行。例如,英國人在加拿大無法推進時,就與印第安人議和,把天花病人沾染過的枕頭、被子作為禮物送給印第安人。隨後,由歐洲傳來的腮腺炎、麻疹、霍亂、淋病和黃熱病等病也接踵而至。新大陸的印第安人已同舊大陸的人類隔絕了上萬年,對天花、麻疹、白喉、傷寒、腮腺炎、流行性感冒等疾病缺乏免疫機能,也缺乏防疫知識,很快就成群成群地倒下。

      明朝末年,清兵入關時,有大量的滿人死於天花,《清史稿》稱:「滿洲兵初入關,畏痘,有染輒死。」在清朝,天花曾「紅得發紫」,從平民百姓到王公大臣都無一倖免,在全國各都每天都有大批人群感染或死於天花,像和碩豫親王~愛新覺羅.多鐸;同治帝~愛新覺羅.載淳;順治帝~愛新覺羅.福臨都是因天花而亡的。

      自從1798年詹納發明了給人種牛痘預防天花以來,人類經過近200年堅持不懈的疫苗接種,但到目前為止,仍無特效的方法治療天花,接種天花疫苗(種痘)是預防和控制天花肆虐的簡便易行的有效措施。20世紀70年代末,人類才在地球上徹底控制了天花。現在,天花病的病毒只保留在俄羅斯的莫斯科和美國的亞特蘭大兩個實驗室中,以供研究之用。

霍亂:二百年的幽魂

      有一種有名的瘟疫不得不提,它叫霍亂,英文名叫cholera。它之所以要被提起,是因為它已經被編入高中英語課文中。

      霍亂是因攝入霍亂弧菌引起的一種急性腹瀉感染,通過糞~口直接污染或通過攝入受污染的水和食物發生傳播。病情嚴重的霍亂,其特徵是突發急性水性腹瀉,可因嚴重脫水和腎衰竭導致死亡。霍亂是一種極為致命的疾病,兒童和成人都可患病,與其它腹瀉病不同,該病可在數小時內造成健康成人死亡。營養不良的兒童或愛滋病毒感染者等免疫力較低者如果感染霍亂,死亡的風險更大。

      霍亂在1817~1923年的100多年間,在亞、非、歐美各洲,曾先後發生過6次世界性大流行。1820年(清嘉慶二十五年)霍亂傳入中國,至1948年為止的近130年中,大小流行近百次,6次世界性大流行無一不禍及中國。

      首次爆發(1816年~1826年)首先被控制在印度次大陸,在孟加拉大規模爆發。到1820年,傳播遍及印度。在被消滅前,它甚至傳播到了中國和裡海。二次爆發(1829年~1851年)在1832年年蔓延至歐洲、倫敦,同年又蔓延至安大略、加拿大和紐約,在1834年又發展到北美的太平洋海岸。第三次爆發(1852年~1860年)主要影響了俄羅斯,造成了超過百萬人的死亡。並且造成柴可夫斯基和他母親的死亡。第四次爆發(1863年~1875年)傳播到了大部分歐洲及非洲區域。第五次爆發,1866年在北美爆發。第六次爆發是1892年,霍亂污染德國漢堡自來水,以致8606人死亡。第七次爆發(1899年~1923年)由於公共衛生的進步,只對歐洲造成很小的影響。但俄羅斯被再次嚴重影響。第八次爆發於 1961年,發生在印尼,1963年傳染到孟加拉,1964年傳染到印度,並於1966年傳播到當時的蘇聯。

      香港曾經在1963年及1986年爆發霍亂,當時醫務衛生署宣布香港為疫埠。辛巴威於2008年8月份起爆發霍亂,並在全國蔓延。據無國界醫生估計,疫情可能最快要到2009年3月雨季過後才會受到控制。海地共和國於2010年10月中旬發生霍亂大流行,到11月26日止全國已有6萬多人感染,1600多人死亡。到12月26日統計已有15萬人感染,3300多人死亡。截至2012年初,已造成7000人死亡,52萬人感染,平均每天新增200名患者。

瘧疾:20億人受害

      瘧疾(中國俗稱「打擺子」)大約威脅到90個國家的公共衛生,受害者可能超過20億人。據估計每年實際患瘧疾的人數在3億到5億之間,90%以上發生在非洲的熱帶國家。2015年,全球大約42.9萬人死於瘧疾,其中多數是非洲兒童。通常是在很少或根本沒有任何醫療保健服務的遙遠鄉村。其他極易患瘧疾的人群包括孕婦,還有難民和遷移的人。

      瘧疾的典型症狀是發燒和無任何不適感的兩個階段的反覆迴圈。疾病開始的標誌是頭痛,一般的小病如疲乏、作嘔、肌肉痛、輕度腹瀉和體溫稍有增加等等都會有這種感覺。這些非常模糊的症狀經常會被誤認為是流感或胃腸感染。但是瘧疾最嚴重的時候,開始是急遽的高燒,然後發展成譫妄、驚厥和意識逐步喪失,隨後是持續昏迷直至死亡。

      瘧疾發病的最普通原因是被傳播瘧疾的按蚊叮咬所致,當蚊子刺破血管吸血的時候,它把瘧原蟲注入了宿主的血液中。世界上大約有400種按蚊,其中有大約60種傳播瘧疾。瘧疾也可以通過輸血或污染的皮下注射器來傳播。先天性瘧疾,可以在生育前或生育期間由母親傳給嬰兒。人類瘧疾由四種瘧原蟲所引起:鐮刀狀瘧原蟲、長命瘧原蟲、卵形瘧原蟲和瘧疾瘧原蟲。這其中最厲害最危險的是鐮刀狀瘧原蟲,如果碰巧有足夠多種類的蚊子,那就也有可能同時感染上所有這些非同一般的微生物。

      世界衛生組織於2018年在迦納、肯亞和馬拉威3個非洲國家首次試點應用瘧疾疫苗,為在全球更大範圍內推廣瘧疾疫苗鋪路。除藥物治療,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採取多種方法預防感染瘧疾,包括在室內噴灑防蟲劑、使用噴有防蚊蟲劑的蚊帳。其中,後一種方法是目前最有效的預防方式。雖然我國出現瘧疾的幾率比較低了,但是大家對於這種疾病的防範意識還是要有的。這樣才能更好的保障自己的身體健康。

流行性感冒:小病大禍

      眾所周知,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人類首個戰火波及全球的戰爭,捲入其中的人口多達數億,陣地戰、坦克以及新式戰鬥機奪走了無數人的生命,可人們不知道的是,提前終結一戰的竟是一場流感。

      在1918年時,位於美國堪薩斯州的一處軍營裡,不少士兵開始出現了感冒的常見症狀,但並未引起美國軍方的高度重視,這導致這一疾病迅速在多個國家傳播開來,不僅遠播到了歐洲,就連亞洲國家也未能倖免。據不完全統計,當時處在戰場上的20萬英軍、40萬法軍以及50萬德軍,均無一例外地感染了此病,而百分之十的致死率讓軍隊上下人心惶惶,不得已,奧匈帝國首先將陸軍從戰線撤下,對手也紛紛效仿避免全線崩潰。最終,缺乏足夠兵員作戰的協約國和同盟國,就這樣草草收場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軍隊中具體因這場疾病而喪生的人數至今沒有結論,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該病使得全球至少有2000萬人喪命,甚至連西班牙國王也未能倖免。

      流行性感冒簡稱流感,是人類還不能完全有效控制的世界性傳染病,與瘧疾、結核病並列為世界死亡人數最多的三種傳染病。世界性流感首次大流行是在1889~1890年,最先發現於俄國中亞的布哈拉(今烏茲別克),先傳到彼得堡,再傳到西歐,一年內席捲全球。德國某些城市發病率達40~50%。當年歐洲成百萬老人在流感襲擊下死亡。1957年甲2型流感大流行。當年2月流行於中國貴州西部,3月傳播全國,4月從香港出境擴散於世界,共死亡幾十萬人。流行地區發病率約50%,病死率0.01%。1968年甲3型流感大流行。國外認為7月發源於香港,7~8月流行於中國大部分地區,其後播散於世界。發病率30%,病死率與1957年相近,僅法國就死了4萬人。醫療條件最好的美國,1934~1966年32年間流感死亡數亦達51.2萬人,平均每年1.6萬人。

      肺炎是流感引起的複雜病症之一,每五個流感患者當中就可能有一個人突然轉化為肺炎。肺炎患者的嘴唇和面部呈青紫色,有些人甚至全身都會變成這種顏色,這正是肺部受到嚴重感染,以至整個組織不能繼續吸收所需氧氣的症狀。一位紐約的醫生對他的住院病人做了如下描述:「他們肌膚的顏色變得像覆盆子那樣青紫,而且有吐血的現象。」由於缺氧,許多病人的呼吸頻率比正常時加快了一倍,脈搏的速度也快得象嬰兒的脈搏一樣。患者的背部、胸部和四肢出現暗紅色的膿疹是病勢進一步惡化的跡象,儘管許多病人自我感覺並不特別難過,但是醫生們卻能很快地斷定,只要病人的唇部和臉面變成了青紫色就標誌著他將在兩天之內死亡。流感中度流行的年度,世界每年約損失10多億個工作日,死亡60萬人以上。由於人們常將流感與感冒混同,視流感為「小病」,更應引起全人類的重視。

埃博拉病毒:防不勝防

       爆發於西非的埃博拉病毒疫情是於2014年2月開始的,到年底才得以控制;據世界衛生組織關於埃博拉疫情報告稱,幾內亞、賴比瑞亞、獅子山、美國、西班牙、馬里以及奈及利亞與塞內加爾都有感染,死亡人數超過1.5萬。感染及死亡人數都達到歷史最高。

      埃博拉病毒是絲狀病毒科中的一種病毒,可導致埃博拉病毒出血熱,罹患此病可致人於死,包含數種不同程度的症狀(包括噁心、嘔吐、腹瀉、膚色改變、全身酸痛、體內出血、體外出血、發燒等),感染者症狀與同為纖維病毒科的瑪律堡病毒極為相似。具有50%至90%的致死率,致死原因主要為中風、心肌梗塞、低血容量性休克或器官衰竭。埃博拉病毒,生物安全等級為4級(愛滋病為3級,SARS為3級,級數越大防護越嚴格)。病毒潛伏期可達2至21天,但通常只有5天至10天。

      「埃博拉」是薩伊(即剛果民主共和國)北部的一條河流的名字。1976年,一種不知名的病毒光顧這裡,瘋狂地虐殺「埃博拉」河沿岸55個村莊的百姓,致使數百生靈塗炭,有的家庭甚至無一倖免,「埃博拉病毒」也因此而得名。事隔3年(1979年),「埃博拉」病毒又肆虐蘇丹,一時屍橫遍野。經過兩次「暴行」後,「埃博拉」病毒隨之神秘地銷聲匿跡15年,變得無影無蹤。

      1995年1月起在薩伊及1996年2月起在加蓬暴發流行:在薩伊基奎特市發病316例,死245例,病死率78%;在加蓬奧果韋伊溫多發病46例,死31例,病死率67.4%。據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數字顯示,全世界已有1100人感染這一病毒,其中793人喪生。

摘自:新醫藥週刊2679-2680期